学术讲座 |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改革和中国应对

时间:2021-06-28浏览:10设置

2021年5月28日晚,南京大学法学院2000级校友,现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经济法律与政策中心创始主任池漫郊,应邀为中心学子做了一场题为“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改革和中国应对”的精彩讲座。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胡晓红教授主持讲座。




投资者与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现状

讲座伊始,池漫郊教授总体介绍了国际投资活动的现状,尤其是投资协定IIA的扩散与增长。随后具体阐述了什么是国际投资争端,以及传统国际法中投资争端如何解决的相关问题。



池教授重点介绍了投资者与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ISDS)的现状,指出了ISDS三个方面的合法性危机。首先是技术维度的危机,池教授指出目前存在效率不足,费用高昂,仲裁员的公正性与独立性保证不足,第三方资助,裁决执行存在困难等问题。其次是兼容维度的危机,包括仲裁员对于国际公法的认知不足,国家的权利如何在仲裁程序中得到保障、公共利益保护不足、对于不发达国家的关注等。最后一点是法治维度的危机,主要指裁决缺乏一致性与可预见性,缺乏有力的纠错机制,透明度缺乏等。


ISDS改革方案分析

池漫郊教授对ISDS既有改革方案进行了五个方面的分析。他指出,应当改良现有的投资仲裁机制,如强化仲裁员的独立性,压缩时间与费用,提高效率等,同时要辅之以必要的增强公法性质措施,比如允许第三方参与、加强透明度。另外,可以在现有的仲裁机制基础上设立上诉机制,设立两审制法院体系(欧盟的“双翼政策”)。回归当地救济或设立区域性机制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最后,教授提出还有其他的改革方式,比如国家间争端解决、谈判、调解等。

池漫郊教授还详细介绍了我国的投资协定缔约现状即参与投资仲裁的情况,以及ISDS改革的现状。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关于中国的三个未来考量因素:价值考量、改革要素的选择、体系性问题。在价值考量上,中国关注了ISDS的多重价值,包括机制价值、治理价值和法治价值。关于改革要素的选择,教授指出目前中国所选择的改革要素基本上是较成熟、有共识的要素,如仲裁程序改进、仲裁员的独立性、费用压缩、第三方资助等问题。UNCITRAL 在未来可能考虑的其他议题,如人权、可持续发展、投资者责任等,中国的建议尚未充分体现这些要素,未来应继续研究并提出和改进的立场建议,及时参与国际谈判。在提到体系性问题时,教授谈到ISDS机制改革的几点可能,例如缔结新条约、采取试点先行的做法,积极与谈判伙伴沟通(欧盟的开放设计政策)等,这些都是政策层面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在问答环节,同学们积极提问,池漫郊教授耐心的进行解答。问答结束后,讲座主持人胡晓红老师总结了此次讲座,并对池漫郊教授表示诚挚的感谢。池漫郊教授也非常欢迎同学们在日常通过邮件方式继续沟通交流关于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方面的问题。


文字:刘嘉红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