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东来教授逝世一周年追思会暨《读书的学问》和《有厚度的学术人生》首发式在北京大学举行

时间:2014-05-14浏览:5设置

201452日上午,“任东来教授逝世一周年追思会暨《读书的学问》和《有厚度的学术人生》首发式”在北京大学人文学苑5号楼B113室举行。任东来教授生前为南京大学-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兼任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副理事长。会议由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主办,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王立新教授主持了会议。

参加追思会的有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袁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敏谦,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研究所研究员徐再荣和副研究员高国荣,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红霞,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杨令侠、赵学功和副教授罗宣,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牛大勇、王希、李剑鸣和副教授牛可,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谢国荣,美富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司法文明协同研究中心教授满运龙,社科文献出版社人文分社副总编张晓莉,香港《领导者》杂志执行主编李文子,《新京报》记者张弘,首都师范大学教师于展。任东来教授的夫人、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吴耘以及任东来教授的弟子胡晓进、江振春、李丹、胡美、颜廷、荣霞等也出席了会议。北京大学法学院学生杨肯代表其父亲、追思会的主要发起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参加了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来自北京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的研究生。

李剑鸣教授首先说明了会议的缘起和筹备情况,着重感谢了正在美国访学的杨玉圣教授为两本新书的编辑出版和会议的筹备所花费的精力和时间。他指出,通过这个活动,我们能更好地认识任东来教授在短暂的一生中为美国史、美国研究,尤其是美国外交史和美国宪政史所做的学术贡献,以及他在学生培养方面所做的很多有意义的工作;我们缅怀任东来教授,追忆他的学术和人生的业绩,是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思考人生和生活的意义,思考美国研究和美国史学的发展方向。

张晓莉女士介绍了《有厚度的学术人生》和《读书的学问》这两本文集的编辑和出版情况。她指出,任东来教授的书评集《读书的学问》从纵向上系统全面地反映了他在美国史、世界史、国际关系等领域的学术脉络和思想历程。《有厚度的学术人生》收录了任东来教授的家人、朋友、学生等人的回忆文章,立体、全面地反映了任东来老师丰富多彩的人生。她也希望通过这两本书,让更多的人能够深切地了解任东来教授的“读书的学问”和“有厚度的人生”。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理事长王旭教授因事未能出席会议,他委托王立新教授宣读了书面致辞,表达了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同仁对任东来教授的道德文章的高度评价。致辞指出,任东来教授是我国美国史研究的重要领军人物,他的去世是中国美国史研究的重大损失;任东来教授对美国史研究会的工作积极支持,献言献策,为研究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追思逝者,不仅是表达我们的深切思念,更重要的是传递精神,惠泽后人。

袁明教授深情地回忆了她与任东来教授的交往。在她眼中,任东来教授是一个无比热爱生活的人;即便在知道自己身患绝症之后,他对生活的热爱也丝毫不减,对美的追求还是那么强烈。任东来教授用他不长的一生,完美地演绎了何谓生命的“厚度”;他像中国近代以来的优秀学者一样,以激情和坚持,追寻着自己的精神高度。

金灿荣教授和张敏谦研究员追忆与任东来教授的友谊。他们认为,任东来教授在年轻时在学术上就有宏大的抱负,他不仅一直坚持自己的学术理想,还把学术与人生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他不仅能够在浮躁的环境中潜心学问,还以严谨态度撰写大量面向公众的时评和文章,实属不易,值得后辈学者学习。

满运龙教授谈到,他虽然与任东来教授没有直接交往,但是神交已久,两人在年龄、经历、学术的旨趣等方面都有相似之处;任东来教授的《宪政历程:塑造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一书,把严谨的学术与通俗的写法结合在一起,用引人入胜的语言表达出来历史线索,同时保持了学者的严谨,在学术和现实方面都很有意义。希望下一代学者能够继承任东来教授的这一志愿,继续做一些知识普及的工作。

王希教授特别肯定了任东来教授对学术的热情和追求。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学术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任东来教授是这个变化中的“异类”;在80年代,有一批优秀的历史学者,他们非常富有学术的激情和抱负,但是后来的学术界逐渐变得功利、死气沉沉;而任东来教授的身上始终有一种少见的热情,这种热情也体现在他的学问之中。他没有失去对学术的追求,在不断探索新领域,研究新问题。他在不同领域的探索和发现,也证明了中国学术在这三十年中的进步。所以,我们在追忆他的时候,应该反躬自问,我们如何才能像他那样,永远保持年轻的心态,保持对学问的热情和追求。

赵学功教授回忆了他与任东来教授交往的点点滴滴,为痛失这样的学长和朋友而伤心不已。他认为,任东来教授在很多方面都值得年轻一代学者学习。他的学术视野既广阔又独特,能从小视角发现大问题;他的文字非常清新可读,值得后辈学者学习;他在培养学生方面也尽心尽力,在生活上细心照顾,在学术上严格要求。任东来教授不仅专心治学,还有强烈的现实关怀,他以通俗的语言、广博的知识来写如此多的大众性文章,实属难得。在目前中国的学术评价体系中,这些所谓的“非学术”文章不算大学老师的工作量,但任东来教授乐此不疲,他这方面的努力,确实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徐再荣研究员也对任东来教授强烈的现实关怀感受很深。他认为,任东来教授所有的研究,最终的立足点还是中国,字里行间是对中国现实和未来的关怀,他对美国宪政问题的研究尤为如此。一个历史学家,如何以他的专业知识介入现实,并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任东来教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而且,任东来教授不仅是一个史学家,还是一个有独特思想的思想者,对很多问题都有独立的思考,这是很多史学家只“心向往之”的境界。牛可副教授也认为,像任东来老师这样,在学术与公共生活之间建立有效关系的学者,是非常难得的。这对于我们今天思考美国史的学科建设,是非常有启发意义的。

高国荣副研究员、魏红霞副研究员、谢国荣教授、罗宣副教授、李文子女士等人都回忆了与任东来教授的交往和对他的深刻印象。他们都认为,任东来教授是有灵气、有才华、有思想、有亲和力的学者,他对学术的热情和探索,对现实的关注和参与,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都给学术界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值得永远追忆和学习。

王立新教授认为,任东来教授在三个方面达到了中国美国史学界很多学者难以企及的境界。他既研究美国国内史,又研究美国对外关系史和中美关系史,年轻学者中罕有人能兼顾二者;他不仅有专业精神,还有很强的公共精神,做了许多知识普及的工作,写了很多观点犀利、生动活泼,但又不乏学术眼光的评论,这是很多学者根本是无法做到的;他不仅仅是个思想者、研究者,还是一个实践者,在小区业主委员会的工作中体现对宪政的追求。任东来教授的这些贡献,都值得大家学习。

胡晓进副教授代表任东来教授的学生,表达了对恩师的怀念和感激。他认为任东来教授的自然生命虽然已经终结,但他的学术生命仍在延续。任东来教授不仅是一个研究者,也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和管理。他不仅为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做了很多工作,还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在小区业主委员会的管理上,努力维持学术共同体和生活共同体,这值得我们后辈学子思考和学习。

最后,任东来教授的夫人吴耘女士致辞。她对会议的举行和书籍的出版表示感谢,对大家为东来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她说,东来在有限的岁月内,浓缩了生命的光华,绽放了生命的璀璨。

    任东来教授虽然已经离我们而去,但他的“读书的学问”和“有厚度的人生”,将永远是一种重要的学术和思想的资源,他将永远活在热爱学术、关注社会和国家未来的人们的心中。这可以说是全体与会者的共同感受。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本文原载于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http://www.ahrac.com/yjhxx/3232.html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