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盛建明教授畅谈中国跨国公司的崛起与中心校友的职业发展

时间:2018-11-07浏览:11设置

2018年10月25日,中心1991届校友、深圳大学法学院特聘教授盛建明先生在阔别27年后再次回到中心,与学弟学妹们就职业发展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和经验。
 

在受聘深圳大学之前,盛建明教授在华为全球政府事务部任职,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聘任为华为20级高端专家(华为内部最高职级为23级),并担任该部主管贸易便利化与市场准入的部门副总裁。在此之前,盛建明教授曾长期在对外经贸大学任教长达25年之久,曾经担任过WTO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和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律专家顾问。

 

盛建明教授在开场白中说,能够再次回到中心这个家庭,他感到特别高兴和温暖。回想当年,自己就是在中心这里提升了自己的英语能力,也增加了自信。同时,中心也承载了他许多美好的回忆。

接下来,盛建明教授首先简单介绍了华为的业务板块。在此基础上,盛建明教授简要回顾了华为全球化业务拓展的艰难历程。盛建明教授认为,华为公司的全球业务拓展,是中国跨国公司在全球崛起的一个难得案例。华为之所以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边缘化私营小企业,做到如今的国际化大企业,并不是西方世界渲染的政府扶持的结果,而是源于华为核心价值观这一内因的推动。

盛建明教授指出,“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是被写进《华为基本法》的公司核心价值观。这三句话表面上来看貌不惊人,似乎毫无特别之处。但是实际上,这是一个三位一体的价值体系。它很好地解决了一个企业实体的价值创造源泉(以客户为中心)、价值评价标准(以奋斗着为本)和价值分配原则(向长期艰苦奋斗倾斜)。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解决了一个企业实体从哪里挣钱、靠谁挣钱和怎么分钱的问题。更为关键的是还在于华为价值观的落实——经过细化和重塑,如今它已成为融入公司每一业务板块和业务流程的“华为基因”。

 

盛建明教授说,华为最早的业务,无论是国内和海外,都不是位于中心城市,而是在农村或亚非拉网络连接的空白地带。这些地方都是当时占据主导地位的境内外竞争对手不屑于或不愿意进入的不毛之地。占领这些地方的市场,需要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们奔赴全球最为艰苦的地区。因此,打从一开始,华为就确立了资源分配要向艰苦地区倾斜的基本原则。比如,没有在艰苦地区工作过的员工不得成为公司高管;再比如,对于艰苦地区工作的员工华为将给予一定的补贴。

盛教授强调,华为成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华为的全球人才战略。近年来,华为提出了“人才在哪儿,华为就在哪儿”的用人理念,并尽力落实这一理念。他给我们举例说,克里纳先生(Martin Creaner)是全球知名商业架构师,他愿意加入华为,但是不愿离开故乡。所以,华为充分尊重了他的这一愿望,在一个叫作爱尔兰科克的小城专门为他设立了一个研究所。如今,曾经的这个“一个人的研究所”也已有了二十多人的专家团队。盛教授说,由此可见,只要你是金子,迟早是会发光的;只要你在某一领域做到顶端或极致,你是不愁用武之地的。到时候不需要你去找公司,公司自然就会找上门来的。所以你要担心的不是别人不知道你,而是你自己是否足够优秀。 

盛教授还与同学们分享了他自己的许多职场经历。他说,要把某一个领域的知识真正融会贯通,这样才能为国家和企业做出贡献,并创造价值。比如盛建明教授是专攻国际经济法的,尤其擅长WTO与企业合规领域的法律规则,他所在的团队与公司兄弟部门一起,充分挖掘现有各个层面(多边、区域、双边和单边)的跨境贸易政策,并且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在全球范围为公司节省了数亿美金的关税成本,这一点是公司最为看重的。 

 

最后盛建明教授还以他在对外贸易大学担任教授的观察经验,与同学们分享了职场的厚积薄发之道。他说,首先就是要有远见。这就要求每一个知识分子都要善于洞察世界、行业以及所在岗位的未来变化趋势。老话说得好,“风物长宜放眼量”,也就是说,做任何事情都要眼光长远,不要过于短视,被眼前的蝇头小利所迷惑。比如,刚毕业的时候,我们就应该选择那些有利于发挥自己专长的平台和职位。刚开始就算工资低一些也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要在一个平台上学到真本事。在一个领域深耕两三年之后,积攒一定的经验,再考虑个人的长期发展和职业进退,那么自己未来的人生就会有更加广阔的空间及选择的余地。其次则是坚持。“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一方面要像滚雪球一样,不断的积攒自己、提升自己;另一方面要像不倒翁一样,拥有顽强不屈的毅力以百折不挠的精神,坚持到底。只有不轻言放弃,人生才会峰回路转,走向成功。最后就是,要有团队精神。只有像“雁阵理论”里面说的那样,明白“1+1>2”的道理,学会与别人合作,学会取长补短,才能实现个人和团体的双赢。 

讲座结束后,同学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盛建明教授长达三个多小时的精彩演讲,也祝愿盛建明教授今后在深圳大学续写教书育人的新篇章!

(李雪松 撰稿)


返回原图
/